()

【本土經濟何以絕跡(三)】瑞士拒入歐盟的政治經濟學

2020年05月15日

《中立法》系列的首篇文章【香港中立法:港中區隔 力保優勢】提到,瑞士身為世上唯二的永久中立國之一,成功在經濟上盡享左右逢源的優勢,令她成為世界最富裕的國家,人均財富亦居於世界首位。

瑞士的「永久中立」地位,不單是在戰爭中拒絕「歸邊」;時至今日,瑞士儘管歷經多次全民公投,仍未加入歐盟,確確實實地保持完全中立。到底瑞士人為何對歐盟如此抗拒?瑞士拒入歐盟的政治經濟學,在香港今時今日面臨蕭條的經濟環境下,又可以如何讓我們借鏡?

〔瑞士的抉擇:政治中立與經濟自主〕

在過去的三十年間,瑞士曾三度進行公投以決定是否加入歐盟或歐洲經濟區,但三次皆鍛羽而歸之餘,反對比率亦節節上升,由1992年(Federal Resolution on the European Economic Area)的50.3%,升至1997年(European Union Accession)的74.1%,再上升到2001年(European Union Membership)的76.8%。及至2014年,限制歐盟移民的公投議案亦獲過半通過。

從瑞士的角度而言,堅拒加入歐盟的原因十分簡單:加入歐盟會損害其自身經濟及政治利益,弊處遠大於好處,因此即使西歐大部分國家全屬歐盟成員,瑞士仍保持獨立。

瑞士坐擁獨步歐洲經濟優勢,例如長年的低稅率政策、具備質素優良而保密嚴格的金融業、大量勞動力湧入等,此等因素皆提升瑞士人的收入水平;而瑞士左右逢源的優勢,完全源自其獨立且中立的身分。全因瑞士並無加入任何如歐盟般的國際性政府聯盟,瑞士政府無須「上繳」政治權力、無須開放國土予盟友經商,更可以由國民透過直接民主決定國家未來方向,無須向任何人交代,方能自由決定本土的經濟政策,無需仗賴他國。

正因如此,瑞士人擔憂一旦加入歐盟,形同向其他歐洲國家中門大開,自身的經濟優勢會被掠奪之餘,其政治權力亦須上繳予歐盟,無法繼續保持中立而獨立的地位,國民的經濟自由亦會受損。

〔香港的命運:本土經濟,命途多舛〕

近日香港多個本地企業因疫症所害,生意無以為繼,因而出售部分甚至全數資產予中國紅色財閥,其中售予中國李寧公司的bossini更是以不到五千萬港幣的「賤價」賣盤。

香港自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至今,本土經濟一直未獲保護,政府更一直試圖以各種行政手段打壓平民的營商空間;及至近月瘟疫襲港,政府遲遲未有支援本地企業,只是提供極之微薄的津貼,令企業無法營運,只能賣盤予財大氣粗的紅色資本收場。

香港與瑞士同屬經濟發展成熟的金融中心,但不同之處在於瑞士能透過拒絕加入歐盟及直接的民主制度保持中立,無須配合「國際規矩」開放市場予其他歐洲國家,令其經濟自由可自行掌控。

相反香港與中國在經濟上的分野日漸模糊,中國持續透過收購港資企業及認投各種標案等方式入侵香港的經濟市場,市民只能「揸頸就命」,任由紅色資本操縱日常生活,自己亦無法透過本土經濟的優勢改善生計。

故此,香港保持中立不僅是確保港中政治分野、保障國際地位不受禠奪,更能扶植本土民經濟的復興,還香港人應有的經濟自由。

(待續)

======

【香港中立法:港中區隔 力保優勢】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473517796155906/?d=n

【香港中立法 #1】瑞士模式:從馬里尼亞諾戰役說起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475004722673880/?d=n

【香港中立法 #2】列支敦士登:中立小國的富強之路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482853468555672/?d=n

【香港中立法 #3】基本法第22條的爭議——違憲的最終裁決者之悖論?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488610091313343/?d=n

【香港中立法 #4】營商環境與經濟再定位:以中立身分留住本土產業鏈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492675630906789/?d=n

【本土經濟何以絕跡(一):一切由新自由主義說起】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500903296750689/?d=n

【本土經濟何以絕跡(二)】「假如」疫症過後,本土平民生計如何自處?

https://www.facebook.com/396949433812753/posts/1510728595768159/?d=n

返回